您好,欢迎来到    这社区空包网_单号网
关于我们更多
网店经验
空包单号,灵动闪亮

作者:admin 时间:2018-05-13 15:47:05 来源:这社区空包网_单号网

空包单号我叫招财,年近五十岁,祖祖辈辈生活在永福巷里。永福巷里的每家每户都算得上是百年老宅,房屋院落虽陈旧古朴,却价值连城。今天,我想给大家讲讲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住在我家正对面的水仙姑姑的故事。自打我有了记忆,水仙姑姑家就和我家门对门儿。这条巷子的住宅都是那种江南老式民居,门市一般是二层木阁楼,后面有庭院,再往后还连接着主宅。在我小的时候,一家老小、上上下下有七八号人口,都挤在这个破院子里,生活起居多有不便。好在人多,还算热闹。水仙姑姑的家与我们的房子格局相同,可她单单一个人住在里面,难免空寂冷清。水仙姑姑一直一个人生活,没有儿女,也始终没有个男人。她是那种眼睛里写满了故事,脸上却不见风霜的女人,人们看她一眼,就会过目不忘。
 
水仙姑姑生得太美了!
 
她的双眸里永远像掬着两汪清泉,灵动闪亮;她的黑发要么被她高高地在头顶绾一个松散的髻,要么烫成风情撩人的大卷随意披在肩头;水仙姑姑无论冬夏,只穿面料考究的旗袍。各式花色的旗袍被她穿出了不同层次的韵味,错落有致,活色生香;水仙姑姑的身上总是飘散出一股香味儿,我也形容不好那究竟是什么香,有时似出水荷花般清淡,有时如曼陀罗般妖娆。不论是哪一种,都令人情不自禁地想要扇动鼻翼多嗅一嗅,以供内心久久回味;水仙姑姑小腹平坦,胸脯挺拔,身姿婀娜,曼妙妩媚,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总会被旗袍完美地勾勒出来……
 
空包单号所以,永福巷里的男人都喜欢她,包括当时只有五六岁的我。而她的美也在不经意间得罪了巷子里的所有女人,她们都对水仙姑姑时刻保持着警惕,眼角舌尖尽是敌意。
 
我的母亲表现得很明显,她常常一边做饭一边扯着嗓门训诫坐在高门槛上抽旱烟的父亲:“你个老不死的,管好你的眼睛和裤腰带,别去招惹对面那个浪婆娘!妖精!让我抓到,看我断了你的命根子!”每每听到母亲的恐吓,父亲都会下意识地打个哆嗦,然后鄙夷地回头瞪母亲一眼。
 
“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”,我很能理解父亲没事儿就偷瞄水仙姑姑,单说我母亲那魁梧的大身板,粗糙的五官,灰扑扑的围裙常年扎在腰间,实在是让人提不起“欣赏”的兴致。
 
 


水仙姑姑用临街的门面开了一间“水仙发廊”,说是发廊,其实就只能接洗头、剪发、剃胡须这些个简单的活计,因为水仙姑姑实在是没有烫发、染发、盘发、接发等等有技术含量的手艺。一开始她的生意还算红火吧,毕竟整条巷子的男人都愿意钻进她的店,让她的纤纤玉手来打理头发或胡须,趁机还可以近距离地欣赏她的美貌,运气好的话还能假装无意地蹭一下她那呼之欲出的乳房。
 
可水仙姑姑的店子门前也常常上演闹剧,总会有携着一股子土腥味儿的婆姨、媳妇叉着腰站在她家门口骂:“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,专干偷汉子的营生,没有男人你活不下去啊?那你咋还不赶快撞死?我们好好的百年老巷,积淀下来的风化都让你这臭婊子给败尽了!我呸!”……说着就撸起油腻的袖管冲进店里,揪着自家男人的耳朵一边骂骂咧咧、一边推推搡搡地朝自己家宅子走去。起先遇到这种事儿,水仙姑姑会缩在角落里,脸涨得通红,委屈得眼里盈满了泪水。日子长了,发生得多了,她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 
生意惨淡的时候,水仙姑姑依然每天早早地打开店门,打扫屋子,擦拭灰尘。收拾停当了,水仙姑姑就在她那古董级的留声机上放一张唱片,温婉动听的西洋乐曲慢慢就流淌飘荡进小巷深处了。水仙姑姑喜欢搬一把竹椅坐在门口,一条玉腿搭在另一条腿上,隐匿的诱惑就藏在旗袍开叉的地方。她也喜欢闲来无事时点上一根细细的香烟,优雅地夹在食指和中指间,徐徐地吐出薄荷味儿的烟雾来。
 
和水仙姑姑做邻居很多年,我从没见过她做饭洗衣的样子,留在我脑海里的尽是她的一颦一笑,顾盼生姿。水仙姑姑不会说我们这儿的方言,所以她很少开口说话。但她的嗓音是极其好听的,她讲一口流利的吴侬软语,啊呀的啦,软糯甜腻。
 
展开